噗呲君

产粮龟速.......

我.......回来了233333

每天老爸都在作死(一)

      突然摸鱼,突然诈尸

       诈完看书去了23333

    

         自打审神者和髭切的孩子诞生以来,本丸每天都在鸡飞狗跳。

     

        小小切虽然才八个月,但也有了雷区,就是不让别人碰她的小脸蛋,如果一碰到就会嚎啕大哭,然后在你脸上留下"血的印记"。

      

       然某些人偏不信邪,天天去骚扰小小切。仗着自己的机动去欺负小小切,这个人就是小小切的爸爸——髭切。

      

       一个普通的中午,审神者把小小切放在走廊上让髭切看着,告诉他自己要去给小小切做吃的,并嘱咐他不要再去招惹小小切。如果让自己看到,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小小切的样子很讨人喜欢,肥嘟嘟的小脸,粉嫩的嘴唇再带上水灵灵的大眼睛简直萌的不要不要的。

       

       髭切托着下巴,百般无聊地看着小小切玩玩具。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阳光正好,连吹来的风都是暖洋洋的。髭切盯着小小切的脸蛋看了半天,终究还是,用手指戳了戳。

        

       "呀,不小心碰到了。"髭切收回手,对小小切坏笑。

        

       小小切抬起头,把手举的高高的,嘴里蹦出一句:"呀!!"大眼睛里面也充满了愤怒,嘴巴一张一合的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小小切自认为给了自己老爸一个警告,就不会再来烦她,便低下头继续摆弄玩具。

          
   
      "噗,小家伙。"髭切这次索性伸出双手,捏住小小切的两边的脸颊。小小切惊恐地看向他,然后双手搭在髭切的手臂上,手一个收紧。一条小血痕出现在髭切的手臂上,髭切则是笑笑:"哎呀,出血了。"

         

        小小切见不起效果,委屈地砸吧砸吧嘴,往后使劲一仰。髭切见状不对,马上松开手,急忙去扶住小小切。

        

       审神者刚好干完事情过来,她手中还拿着一个小碗大概是给小小切吃的食物。

        

       然而此时此刻的父女俩给她了一个大"惊喜"。

        

       髭切一手扶住小小切的腰,一手扶住小小切的头。但小小切好像被吓到了,手高高地觉着,眼睛睁的大大的,整张脸上写满了"惊恐"。

          

        之后的之后,髭切被审神者大骂特骂了一顿,然后被撤除了中午照看小小切的资格,众刀表示喜闻乐见。

           

        但,安定不这么认为,因为照看小小切的责任落到了他头上。而且髭切也不可能放弃去逗小小切的乐趣,之后的每天是不是又要带娃又要防爹???安定表示亚历山大。

  

          
               
        一个丧心病狂的故事hhhhhh,讲的大概就是自己的老爹每天都在烦你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蜜汁觉得好玩。(/≧▽≦)/~┴┴

               hhh诈完了,跑去看书喽hhhhhhh

         

      

     

生日快乐!叶修!(⁄ ⁄•⁄ω⁄•⁄ ⁄)

我有可能有一个假刀匠........不....我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