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君

我.......回来了233333

最近忙考试.......估计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更文( づ ωど)

每天老爸都在作死(一)

      突然摸鱼,突然诈尸

       诈完看书去了23333

    

         自打审神者和髭切的孩子诞生以来,本丸每天都在鸡飞狗跳。

     

        小小切虽然才八个月,但也有了雷区,就是不让别人碰她的小脸蛋,如果一碰到就会嚎啕大哭,然后在你脸上留下"血的印记"。

      

       然某些人偏不信邪,天天去骚扰小小切。仗着自己的机动去欺负小小切,这个人就是小小切的爸爸——髭切。

      

       一个普通的中午,审神者把小小切放在走廊上让髭切看着,告诉他自己要去给小小切做吃的,并嘱咐他不要再去招惹小小切。如果让自己看到,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小小切的样子很讨人喜欢,肥嘟嘟的小脸,粉嫩的嘴唇再带上水灵灵的大眼睛简直萌的不要不要的。

       

       髭切托着下巴,百般无聊地看着小小切玩玩具。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阳光正好,连吹来的风都是暖洋洋的。髭切盯着小小切的脸蛋看了半天,终究还是,用手指戳了戳。

        

       "呀,不小心碰到了。"髭切收回手,对小小切坏笑。

        

       小小切抬起头,把手举的高高的,嘴里蹦出一句:"呀!!"大眼睛里面也充满了愤怒,嘴巴一张一合的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小小切自认为给了自己老爸一个警告,就不会再来烦她,便低下头继续摆弄玩具。

          
   
      "噗,小家伙。"髭切这次索性伸出双手,捏住小小切的两边的脸颊。小小切惊恐地看向他,然后双手搭在髭切的手臂上,手一个收紧。一条小血痕出现在髭切的手臂上,髭切则是笑笑:"哎呀,出血了。"

         

        小小切见不起效果,委屈地砸吧砸吧嘴,往后使劲一仰。髭切见状不对,马上松开手,急忙去扶住小小切。

        

       审神者刚好干完事情过来,她手中还拿着一个小碗大概是给小小切吃的食物。

        

       然而此时此刻的父女俩给她了一个大"惊喜"。

        

       髭切一手扶住小小切的腰,一手扶住小小切的头。但小小切好像被吓到了,手高高地觉着,眼睛睁的大大的,整张脸上写满了"惊恐"。

          

        之后的之后,髭切被审神者大骂特骂了一顿,然后被撤除了中午照看小小切的资格,众刀表示喜闻乐见。

           

        但,安定不这么认为,因为照看小小切的责任落到了他头上。而且髭切也不可能放弃去逗小小切的乐趣,之后的每天是不是又要带娃又要防爹???安定表示亚历山大。

  

          
               
        一个丧心病狂的故事hhhhhh,讲的大概就是自己的老爹每天都在烦你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蜜汁觉得好玩。(/≧▽≦)/~┴┴

               hhh诈完了,跑去看书喽hhhhhhh

         

      

     

光(一)

           ooc尽量避免
  
        没错,就是这样

         没问题就往下看吧^O^
       

                               

                                   (一)
      冬天的风是冷冽的,雪是凉的。身穿巫女服的矮小身影和一只狐狸,在雪地中留下浅浅的足迹。小狐狸走在最前面,嘴巴一刻不停的动着,看上去很是滑稽。

      
      而后面的小人儿似乎根本没在听那只狐狸说话,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盯着雪白的地面。像是酝酿很久的话从她嘴中说出:"这里,是新家吗?"女孩停下脚步,双手紧紧地抓着衣角,生怕自己的话惹恼了眼前的狐狸。

      
     狐之助回过头,却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喜欢吗,小兼枫?"

      
      女孩知道了没有把狐之助惹生气后,她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害怕他们不喜欢我。"兼枫的头往下低,她很害怕见到陌生人,害怕他们不喜欢她,像爸爸妈妈不喜欢她那样。

          
      "不会的,不用害怕。"狐之助给了少女一个微笑。

       
       向女孩涌来的暖,火炉里噼啪作响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女孩这是在适应新家的过程,不用害怕,不用害怕。

        
       狐之助半仰着头,盯着炉子上跳动的数字,"加速符。"

      
        雪越下越大,天地间似乎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房间里突然出现的烟雾正在逐渐的消散,药研藤四郎缓缓睁开双眼,等看清眼前的女孩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召唤于世。

      
      兼枫被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吓呆了,她往后退了几步,手胡乱地在身后乱摸,似乎想找到门,然后立马夺门而出。

       
      狐之助很适宜地开了口:"兼枫。"

  
        它走到兼枫跟前,抬起头和她对视,"兼枫是乖孩子吗?"

 
        兼枫听到后立马点点头,害怕慢了一秒,害怕因为这个被厌弃。

    
      "那就跟新朋友打个招呼吧。"

     
        兼枫强压心里的恐惧,磕磕绊绊地走到药研藤四郎脚边,伸出白嫩的小手,"你好,我,我叫兼枫。"随后抬起头,与药研藤四郎四目相对,药研藤四郎很清楚的看到兼枫眼底的恐惧。

     
        药研藤四郎必须接受自己的大将是个矮自己好几个头的孩子这个事实。

    
        他回以兼枫一个微笑,再用轻柔的语气说道:"叫我药研藤四郎吧,虽是这样一个名字,我和其他兄弟们不同,是在战场长大的。风雅的事情我不懂,战场的话就放心交给我。以后好好相处吧,大将。"

     
      兼枫有些手足无措,药研藤四郎察觉到女孩的紧张,他牵起兼枫的小手。

      
      "不用害怕哦,大将。"

      

                                    (二)
        兼枫呆愣地望着黑发紫瞳的少年,半响吐出一句:"谢谢。"

       
       狐之助摇摇尾巴,它很满意此刻的气氛。

     
        "走吧,去看看新房间,小兼枫 。"

        
       拉开门,印入眼帘的是白茫茫的一片,空中还飘着雪花。狐之助跳上木栏,身子向外。

       
       "雪小了。"

       
      兼枫此时的眼睛闪着光,小手也紧紧地拉住药研藤四郎的手,她惊喜地开口:"雪!"

        
       此时的兼枫完全没了刚才的紧张样,她松开握住药研藤四郎的手。跑到狐之助旁边,伸出手,一片小小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凉意从手心传来,雪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兼枫对于眼前发生的事很是激动,小脸蛋红扑扑的。

     
       "化了诶!化了诶!"她把手举到药研藤四郎面前,说话的音调都有些不正常。

       
      然而雪早已化成水,依附在女孩手中。药研藤四郎故作深沉,他摸了摸下巴,用严肃的语气告诉兼枫:"很神奇呢,一会儿看完房间去堆雪人吧?"

       
      兼枫把手放了下来,整张脸上写满了欣喜,她用力地点点头。

          
        "走吧,去看看新房间。"

          
        房间似给孩子专门准备的,各个角落都有各式各样的玩偶。兼枫立马就笑开了花,她快速地奔向房间。抱住一个大大的白熊不肯撒手,嘴里还念念有词:"大白熊,大白熊。"

           
        药研藤四郎走进屋内,墙被刷成了淡蓝色,还挂着几个小小的玩偶。一个在床边的矮小书柜吸引了药研藤四郎的注意,他抽出里面的一本书,书上写着几个大字,《孩子最爱的故事书》,药研藤四郎的嘴角抽了抽。

          
        狐之助倒是没进来,它半眯眼,对药研藤四郎说道:"明天我还会来交代一些事,今晚你就暂时和这孩子睡吧。给她讲讲故事之类的,不过等她睡着后你就离她远点,但不要离开屋子。"

          
       狐之助转身正准备离开时,似乎想起什么,又道:"明天会有初始刀给兼枫挑选,你要在今天晚上取得她的信任,还有,她很害怕陌生人。如果明天她很怕新刀的话......"狐之助顿了顿,"就要避免和新刀接触,给她一个适应过程。"狐之助说完,尾巴摇了摇,它身旁生起烟雾,像是叹息的话语传入药研藤四郎耳中。

          
        "只不过是个几岁的孩子啊。"

         

      

      突然诈尸惊不惊喜?!话说把写好的文腾上来就是累(-ι_- ),这次大概是一个心灵受伤的婶如何被刀刀们引向光明的故事,这就是叫光的原因之一hhhhhh(•̀へ •́ ╮ )快夸我٩(๑`^´๑)۶

  

生日快乐!叶修!(⁄ ⁄•⁄ω⁄•⁄ ⁄)

我有可能有一个假刀匠........不....我都是假的.........

承诺

      文笔放飞自我

       因为这篇是女审视角所以有些混乱

        ooc严重.......
     

       我最近老是梦到他,他站在火光之中对我笑着。

        "不要来啊,千万不要来啊。"

        他的声音是沙哑的,空气中满是浓重的血腥味。我发不出声,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对着他流泪。梦醒来后,我愣愣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走了啊,我要照顾好大家。我站起身,麻木地把自己打理好,拉开门,一期已经在外等候。

          他向我微微点头,我和他一起走去厨房。

           "一期,鲶尾呢?"我望向他,我想此刻我的眼神是冷的,空的。一期难得把一个谎撒的这么圆:"早上说是资源不够了,去给您找些来。"

            一期还是不善于撒谎啊,鲶尾你一定要好好嘲笑一番你的哥哥啊。

           我还记得那日是晴的,我带着他们出征。他就是在一片霞光之中碎刀了。他是对我笑着,像平常那样。血是滚烫的,它们紧紧的粘在我脸上。我跪坐在地上,我不敢相信这一切,我的手触碰到的不再是他温热的脸,而是刀那冰冷的触感。

         "回来啊,回来啊,不要丢下我啊!"我哭喊着,回答我的只剩下风声。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记不清了,唯一想起来的就是我醒来后,看见的是短刀哭泣的脸,还有其他人躲闪的眼神。

         我清楚,我不问他们就会骗我。这样更好,起码他还活在梦里,一个,动人的梦里。
         
             呀,那些消逝的有什么呢?是灵魂吗?是编织的谎言吗?我无从知道。